心用在哪里,是看得见的

1996年,我25岁,第一次在全国范围内上公开课,地点在深圳,讲的是《寻隐者不遇》,到今年整整22年了。

从2003年开始,我做了教研员,没有了自己的班级和自己的学生,只能以上公开课的形式表达对课堂的眷恋。15年教研生涯,我每周至少上一节公开课。记不得有多少次,站在聚光灯下、讲台之上,在成百上千的人面前领着几十个孩子识字、学词、朗读、写作……

我从不喜欢穿夸张的裙子,也从没有顾盼的眉眼,我甚至穿着牛仔裤、T恤衫就站到台上。我要求自己以一棵白杨树的样子挺拔而安静地站在那里,捏着一根粉笔,捧着一本书,慢悠悠地说话,不迎合也不渲染,讲自己信得过的语文课。 

有人问过我:“您的语文教学主张是什么?您会用哪些关键词来形容您的语文课?”面对这样的提问,我心里只有一个答案:“语文就是语文,哪有那么多的花样。”是的,这么多年,我坚持着自己的观点,干干净净地教语文,不炒作、不追时髦、不上假课、不卖段子,用尽心思备课、认认真真上课。上课,于有的人而言,可能只是四十分钟;于我而言,都是生命的历程。

也有人问我:“你不想让自己的论文登上大媒体吗?你知不知道靠上课形成的影响力还远远不够?”我想,写作于我不算难事,无非是把自己想到的、做过的一字一句地记录下来。2006年,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了我的拙作《走近王文丽——语文让我如此美丽》;2010年,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了我的另一拙作《课堂飘香是茉莉》;也有很多时候,会有随笔、实录登在有关语文教学的杂志上。但我更喜欢给学生们上课,“术业有专攻”对我来讲就是心无旁骛地站在课堂上。一个人的心用在哪里,是看得见的。哪怕短时间内看不到,年深月久,人们也总会感知到她的美,觉察到她深沉的用心。

我很想做这样的老师:一丝不苟地上课,除了初心,再不愿想太多。我希望人们提到我,会想到那些让他有深刻印象的课堂:《五彩池》《百合花开》《二泉映月》《时代广场的蟋蟀》《祖父的园子》《星期天的巨人》……就像人们说到老舍,会想到《茶馆》《骆驼祥子》《月牙儿》;说到徐悲鸿,会想到他笔下的《八骏图》;说到新凤霞,会想到《刘巧儿》《花为媒》……

愿自己不被声名所累,永远都是用心上课的那个人。(作者:王文丽,单位:北京市东城区教师研修中心)

《北京教育》杂志普教版

上一篇: 安全与环境教育管理创新论坛聚焦绿水青山

下一篇: 网络教育考试:网络教育的入学考试难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