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归来——独生子女的亲情依赖

 

    家庭再次团聚,已是新一代留学生“变身”海归的重要原因。

  “80后”和“90后”多为独生子女。这样的家庭,相互依赖程度高。独生子女需要父母的支持;而父母也强烈地希望孩子能生活在自己身边。

  许多学子选择回归的重要因素,都是源自:无法割舍的亲情。

  燕子总要归巢

  人总要回家

  郑鹏毕业于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现在广州创业。他说:“我高中的成绩并不是非常理想。高二那年,考虑到未来的发展,我向父母提出了留学这一想法,他们出奇一致地赞同。”父母认为孩子在国外环境中见识与历练一下,值得鼓励。

  这也是郑鹏直到现在都非常骄傲的一个决定。他在大学里开阔了眼界,也结交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在出国前我是非常兴奋的,但其实已经做好了毕业后回国的打算。”

  “燕子总是要归巢。”郑鹏说。

  “父母其实挺希望我能留在美国的。”王旭(化名)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目前在上海创业。“但是因为文化隔阂等因素,融入当地主流社会比较困难,所以最后我还是选择回国。”

  虽然融入难是促使王旭回国的一个因素。但更重要的因素仍是因为父母亲人都在国内。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王旭心理上对国内的依恋。“家在这边,在国内我可以生活得更好。”王旭说。亲人在身边,感觉更安定。“父母定居在江苏,我选择在上海创业是因为上海离家比较近,事业发展空间也较广,生活质量相对较高。”王旭说道。

  选择回国

  意味着更多责任

  “爸爸当初被查出心脏有问题,这更加坚定了我回国的决定。我知道自己出国的这几年给父母带来不少的压力,所以我现在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扛起这个家。”郑鹏说。能够扛起自己的家庭,让父母生活得更好是他现在的奋斗目标。对于郑鹏而言,能让父母更轻松,自己再累也值得。

  “我现在可以很骄傲地说:我做到了。”郑鹏说。

  “创业其实很辛苦,我放弃的挺多的。”因为实在太忙,他和女朋友分手了,朋友联系也少了,父母也不在身边。“每天的生活还真是挺单调的。”郑鹏说道。但是他表示,做任何事情都是有得必有失。所以不要自怨自艾,重要的是把眼前的事情做好。

  身在上海的王旭现在也忙。“一般要每两个月才能回去看望父母一次。所幸上海和江苏离得不远,坐大巴车将近两个小时的路程。父母有时间也会去看望我。作为独生子女,对父母的依赖度会更大,同时对父母的责任也更多。”

  “平时父母经常会来看我,总是担心我的健康。有一次,他们看我一晚上在外面应酬没回家,调侃我说:‘别到时候钱没挣多少,命没了。’”郑鹏说道。

  做家庭的顶梁柱

  父母的依靠

  亲情依赖并非意味着独生子女在经济上也依赖父母。

  王旭目前在上海一家三甲医院做牙科医生,平时工作比较繁忙。但是他仍然利用自己的空余时间进行对冲基金方面的创业。至于创业的初衷,王旭这样说:“一方面是出于兴趣;另一方面是想再多赚些钱。毕竟自己还年轻,要趁着年轻多做些事情。”

  “我赚的钱已经基本做到自给自足,养活自己没有问题。”郑鹏自信地说。他平时经常会买些礼物送给父母,告诉父母在金钱方面不用为自己担心,他已经自立。

  据郑鹏介绍,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做生意。可能由于耳濡目染,他对于创业多了份兴趣。再加上他父亲身体不好,为了能够担起家庭的重任,他对于创业也多了份责任。

  选择在广州创业,郑鹏也是经过了一番考虑:“广州的创业环境比起北京、上海,还是有些差距的。但是这个城市的氛围能够促使人不断前进。”郑鹏表示,很多潮汕人在创业过程中非常拼命。他们很小就出来打工积累经验,而且非常团结、野心也大。这种努力劲儿对于郑鹏来说,既是压力,也是动力,促使着他一直不断地努力。

  无论是王旭,还是郑鹏,他们都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父母生活得更好,自己能成为家里的顶梁柱,也成为能让父母信任、依赖的人。

  慢慢地,独生子女就真正长大成为了家庭的核心。父母给了他们最多的爱,而这些爱在他们身上将转化为动力和责任。(杨心怡)

上一篇: 钟山区关于2015年高校毕业生就业见习面试工作的通知

下一篇: 2016年黔西南州州直事业单位招聘、考调工作人员体检及有关事宜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