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课堂不再由教科书主导


“你是否愿意抛开教科书去把自己的课堂设计成这样的课题研究?”虽然为期五天的SCL——吸引学生到课堂中来”培训已结束,Zecker教授的一段话犹响耳畔。也许许多人不愿意去做,因为那意味着我们需要付出很多去准备一节课,可能要比平常多花上10倍的时间。但是试想如果是你的孩子你又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去哪个课堂?答案显而易见。那么就需要我们作为教师去改变,哪怕一点点也是值得。

初入课堂,教授让我们做关于介绍自己的海报,最初以为是很简单的事情,大约花了半个小时才完成。大家随机抽取了海报并且与海报主人交谈。通过这个活动,一方面大家相互了解,另一方面大家也感受到,正如我们一样,我们自己课堂上的同学也是不同的,他们各有所长,各有所短。我们作为老师首先要认识到学生的不同然后采用不同的教学策略,而不是用同一把尺子去衡量不同的学生。

在Zecker教授的课堂上,我们是学生,同时又是教师,Zecker教授不时地提醒我们“change hat”——在教师和学生两者之间转化身份。这让我意识到,我们的行为仿佛课堂上学生的行为。教授让我们以教师的身份设计一节课,同时又以学生的身份去感受这一节课运用的策略。课堂的设计者和课堂的感受者在整个过程中互相交错。我深入其中,时而为某一个环节左右思量,时而又为获得新知欣喜若狂。

Zecker教授为我们展现了一个立体的、丰富的课堂,我学到的是用不同的策略去设计课前、课中和课后每一个环节。其中被教授称为“拼图法”的教学方式非常新颖。课前教授以学段分组,各组准备一节向外国学生介绍中国的课,学段组的每个人负责一个特定研究,然后人员按专业重新组合为专家组,对这一问题做深入研究。比如,我负责地理学,我和来自其他组负责地理方面的老师一起查找资料、研讨,大家对地理方面的知识有了一个全面的、深入的认识,然后回到学段组和其他专业的专家进行知识的整合,制定符合本学段学生特点的一节介绍中国的课,这样两次拼图式的整合,每个学员既对知识的整体有了把握,又对局部知识有深刻的认识。

在结束课程的环节,教授举例用富有想像力的角色扮演,来测评学生的掌握情况。比如有的学生把自己想象成长城上的一块砖,描述历史的变迁;有的把自己想象成一滴水说明环境的变化。通过学生的角色扮演,反馈教学效果和学生对知识的理解和掌握情况。同时教授鼓励各组设计开放性的问题激发学生的批判性思维。班级的同学设计了千年古树和小树的关于环境问题的对话,马可波罗和小马可波罗的关于历史变迁的对话,以及一系列的开放型问题。 


□文/周丽丽(北京第十八中学左安门分校) 


上一篇: 高校校长别样寄语:大学“最后一课”温情、接地气

下一篇: 网络教育考试:网络教育的入学考试难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