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学前重技能高教求体验

近日,世界银行发布《2019年世界发展报告》。在关注企业发展、人力资源等行业和领域发展的同时,教育与学习这一领域的新趋势和新变化也格外受到关注。本期,我们通过解读报告内容来看看,在未来这一领域将会有哪些变革?各国又是如何探索实践的。


学前教育

应培养儿童多项技能

相关数据表明,人的大脑结构是在胎儿期到五岁期间形成的,因而这一阶段是发展人的认知技能和社会行为技能的重要阶段。在此期间,大脑从经验中学习的能力处于巅峰期。这一时期的经验与学习对他们成年时期的成就具有直接影响。


鉴于早期教育对人的影响力。目前,很多国家都在重视学前教育的基础上,利用优质儿童早期发展计划,赋予儿童学习的能力。例如,通过儿童与父母及看护者的参与互动,培养儿童的语言能力、运动能力和自我调节能力以及社会行为能力。


世界银行《2019年世界发展报告》指出,从三岁开始的社会化与更加正式的早期学习是儿童在小学获得成功的重要准备。优质的学前教育不仅能够强化儿童执行能力,如工作记忆、变通性思维能力和自制力,更能将儿童导入更加有效的学习轨道。


■案例研究

法国学前教育承担三项职能


在法国,学前教育是初等教育的组成部分,它的主要任务是促进儿童身体、智力、性格和感情的全面发展。法国学前教育不属于义务教育范畴,但实行免费制,所有2岁儿童均可就近入园。在法国,约有80%的2~5岁儿童就读于幼儿学校。法国义务教育前(6岁前)儿童的学前教育入学率很高。发达的学前教育是法国教育的一大特色,主要表现为四个方面:


一是具有法律保障。法国是最早制定旨在保护和教育幼儿的法令的国家。上世纪80年代,法国先后出台《幼儿学校:作用与任务》《教育方针法》《教育法案》及《教育法案实施条例》多项法律法规,保障学前教育顺利进行。二是有全面和谐的学前教育目标。法国学前教育承担着教育、诊断、治疗三种职能,即把社会、卫生、心理三者综合起来。学前教育的目的旨在促进儿童在体力、社会性、智力、艺术能力等方面得到全面和谐的发展,为儿童未来的社会生活作好准备。三是组织丰富多彩的学前教育活动。学前教育活动是实现学前教育目标的重要途径。法国学前教育机构开展的活动包括:体育活动、表达和交往活动、艺术活动、科技活动。四是实现学前教育与小学的衔接。法国一直非常重视学前教育与小学教育的衔接问题,通过增加男性教师、科学划分儿童的学习阶段、统一教育监督和管理体系三项举措顺利完成学前教育与小学的衔接。


■全球扫描


尽管儿童早期教育发展对培育儿童的重要技能非常有效,但社会对儿童早期发展教育的投入和重视力度却仍然不足。


由于发育迟缓或者极端贫穷问题的困扰,低收入国家和中等收入国家中约有2.5亿左右五岁以下儿童会遭遇不能充分实现自己发展潜力的风险。全球范围内,能够获得学前教育的三到六岁的儿童仅占这一年龄段儿童总量的一半,而在低收入国家中,这一比例是1/5。以2012年数据为例,北美和西欧国家用于学前教育的投入占各自国家教育预算的8.8%;而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用于学前教育的投入平均仅占各自国家教育预算的0.3%。


高等教育

 学生更追求职业体验

世界银行《2019年世界发展报告》在对世界各国高等教育相关数据分析研究后发现,未来随着一些新兴职业的兴起和传统行业的衰落,人们的工作性质将发生变革。


而这些变革也从三个方面提高了高等教育的吸引力。第一,技术和一体化增加了高级一般性认知技能的社会需求,比如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批判性思维能力或者可以在不同工作之间转移使用但不能仅从学校教育中习得的高级沟通技能。第二,高等教育增加了社会对终身学习的需求。社会期望每个人在一生中有多元化的事业,而不仅仅是从事了多份工作。高等教育以其种类繁多的课程设置和灵活的授课模式(比如在线学习和开放大学)满足了这一持续增加的需求。第三,高等教育,特别是大学,作为创新的平台,在工作性质的变革过程中愈发具有吸引力。


而这些,都影响着高等教育的发展趋势。值得注意的一点就是,通识教育路径和技术教育路径之间实现灵活性衔接成为学生毕业后是否适合工作的必要条件。主要表现为:一般性技能和技术技能的学业组合越来越受到重视。这对高等教育体系产生了影响:通识教育路径和职业教育路径常常会交叉。大学提供的课程范围更加广泛,包括科学、工程和技术等职业倾向或导向的科目更受学生欢迎。


■案例研究

日本大学开展“职业生涯教育”


随着社会和经济环境的变化,为了提高学生对职业的适应能力,日本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职业生涯教育”。而开展职业生涯教育的目的,在于帮助大学生对自我的认知和对职业世界的认知,正确进行职业发展定位,明确发展方向,完成具体的职业计划和准备,使之能够在走出学校之后实现顺利就业,并能够人尽其才。


立命馆大学是日本最早设立“职业中心”的私立大学之一,它的职业课程设置一般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有关“职业”本身的基础课,如职业生涯形成论。主要讲授如何运用职业生涯理论和职业理论了解自己,包括价值观、兴趣和已具备的能力(技能)和能力倾向(潜力),并传授增进自我的方法,帮助学生更积极地思考自己。


第二类课程是关于特定职业的讲座和报告会。通过对学生传授特定职业知识,包括职业信息、就业信息和职业发展信息等,帮助学生有效地使用各种信息和更好地思考,目的是加强学生对于特定职业的理解。


第三类课程科目是为帮助学生了解社会现状、经济发展趋势和组织机构文化而开设的专题讲座和报告会,目的是让学生了解社会现状,加深对现实的理解和经济组织的印象,树立用积极的心态融入商业社会的意识。


■全球扫描


目前,在世界教育领域,通识教育和职业教育的相对回报正以一种难于预测的方式发生变化,而且大多数经济体对这两种教育的需求缺一不可。许多学生在完成规定的学业获取学位的同时,也在锲而不舍地追求职业培训。2012年,荷兰63%的高等教育学生参与了职业培训。2013年,马来西亚的这一比例超过了50%,肯尼亚的这一比例是31%。职业培训在全球范围内如此受到欢迎,其原因不仅是因为它满足了学生对技术技能的即时需求,更在于它能够促使学生更快地从教育转入就业,并且减轻了大学体系的压力。


□文/本报记者 苏珊 编译 



上一篇: 青岛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纳入政府考核

下一篇: 清华在京招生计划与2017年持平